随着海风吹,吹向来时庭院...

  • 一个人的车站

    今天是日本的旧白泷车站最后一个营运日,明天车站会正式关闭。许多民众自发前往告别,挂出“69年间非常感谢”的横幅。

    旧白泷车站位置偏僻,长期亏损,很早就有人建议关闭。后来日本北海道旅客铁路公司发现有一名高中女学生每天还在乘坐这趟列车上下学,于是决定继续保留,直到她毕业。

    女孩名叫原田华奈,后来便成了旧白泷车站“唯一的定期乘客”。在本月1日,原田华奈还曾乘车去学校参加毕业式。今年4月,她将前往东京上护士学校。

    “感谢这个车站一直保留到我高中毕业。”今年18岁的原田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过去三年她每天都乘坐这个火车上下学,有时候火车晚点列车员还会提前通知她。

    原田华奈的父母来到现场,为参加告别活动的人们分发热牛奶和土豆。她的父亲在现场通过媒体表达了对铁路公司的感谢。此时的北海道还在漫天飞雪,但这个小站却充满了浓浓的暖意。

    女孩即将离开故乡去远方求学,车站也履行完了自己的使命,愿她带着这个独属于自己的故事,和这份感动走的更远。

  • 时间的女儿

    英国姑娘戴希·瑟基托尔的两只婚戒很特别,所需金料是由她从小到大一点点亲手从河里淘拣出来的。

    从3岁开始,戴希便跟随父亲在苏格兰和威尔士的河里淘金。25岁时,这个利兹大学博士生决定嫁给心上人马提恩·洛帕。

    她把积攒了22年的金子拿到珠宝商那里,却被告知若想打造一对婚戒,金料还差一点儿。

    于是在婚礼前夕,戴希和未婚夫前往威尔士旅行时,双双下水,去淘“最后的金子”。

    “我们最后在一块泥土里发现了几颗细小的金粒,那种感觉太奇妙了。”戴希说。

  • 纽约公交车司机

    1947 年 5 月 28 日那天,37 岁的纽约公交车司机威廉·西米洛连同他的 No. 1310 公交车一同人间蒸发,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他的老婆和孩子坐立不安,城中谣言四起,他们甚至认为西米洛十有八九出了意外。

    然而所有人都猜错了。28 日的清晨,纽约阳光灿烂,西米洛像过去的 17 年一样,开着公交车,从车站驶出,看着眼前的场景,他觉得厌倦至极,他已经走了太多次同样的路,见过太多次同样的人、同样的站牌、同样的硬币。做点不一样的事情吧,有个念头在他脑中闪过。

    在冲动还没有冷却的瞬间,西米洛改变了车的路线,在熟悉的路口,他选择了左转,而不是如往常一样向右转弯。

    开过了华盛顿大桥,到了新泽西,西米洛停下来吃了顿早餐。然后他回到车上,没有折返,而是把车上标有站名的牌子拿下来,换成 “机动” 两个字,沿着 1 号公路一直往南。纽约和那些一成不变的生活在他身后越来越远。

    他路过了华盛顿特区,参观了白宫的门口;还顺路搭载了一位喝醉酒的水手,那个人酒醒后就开始给他讲海上的冒险故事。第三天,他把车开到了佛罗里达州的好莱坞海滩,当时月色正美,他跳进海里洗了个澡,他觉得好惬意。

    而后,他去离纽约 1300 公里的 Gulfstream 公园赛马场尽兴地赌了一次,出来的时候,身上只剩下 2.6 美元。他跑到西联汇款,给老板发了一封电报,“1310 号公交车在我手里。请付 50 美元。把钱汇到佛罗里达州好莱坞市。” 然后没多久,警察把他逮捕了。

    警察要把车和西米洛都送回去,可没人会开公交车,于是只好由西米洛开车载着几位警察回到了纽约。返程的路上,他的故事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媒体说,“他做了每个人都想做的事。”

    当那辆公交车最终停在曼哈顿警察局门前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那里聚集着数百名民众,他们向西米洛欢呼呐喊,把他视为自己的偶像。西米洛带着笑容穿过人群,像是凯旋而归的英雄。

    尽管如此,他还是以严重盗窃罪被起诉,面临十年的有期徒刑。然而神奇的是,纽约其他公交车司机非但没有愤慨,反而都对西米洛表达了支持,他们甚至自发组织起来,筹款帮西米洛支付律师费用。很快,他所在的公交公司就选择了撤诉。

    当他回到岗位后,他的车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没有人去坐其他几辆车,因为所有人都想要西米洛的签名。人们喜欢他的选择,喜欢他的故事,人们从他身上看到一线希望,去打败那令人疲惫叫人发疯的乏味生活。

    在那之后,西米洛重新变成了那个守时勤奋的公交车司机,再也没出过任何差池。后来有记者问他,想不想再来一次?西米洛这样回答,“想过。但是同一个笑话,如果说两次就不好笑了。”